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女友成长之沉沦

简单的午饭后,白总带着女友返回公寓。经过昨日的折腾,女友仍然略感疲劳,进门后就直接靠在沙发上睡着。白总这时变得很体贴,见状就抱起女友往卧室床上去,女友只微微睁眼看了看,微微一笑,便裹着柔软的被子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时分。白总并不在卧室,女友找了件披肩搭上便走出卧室,只听白总在书房打着电话,女友轻轻赤脚走到问口。只见白总做在书桌后面拿着文件跟人电话交谈着,女友并没有开口说话。这时白总也见到了门口的女友,温柔一笑招手让女友过去,不知是什么魔力的驱使,女友自觉的走到他身边,在身边跪了下来,头靠在他腿上。
 
  白总也没有停止电话交谈,只是用手抚摸着女友脑袋,女友顺从着他的抚摸,手指顺着头发、耳根、眉梢、鼻梁、直到柔软的嘴唇,然后拨开嘴唇把手指伸了进去,女友配合着吸允着。白总似乎很满意这思考时的手上动作,不知时是刻意还是下意识,捏着女友舌头玩弄起来,女友张着小嘴,让他的手指随意的进出捏弄。
 
  玩了好一会,女友都感觉舌根发麻,白总才抽出手指,轻轻拍了拍女友脸蛋。
 
  女友抬头望向他,只见白总在脖子上示意了一下,女友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起身出去,没一会就拿着奴役自己的项圈进来了,配合着跪到白总身下,让他给自己戴上。
 
  带上项圈后,女友条件反射的拘束起来,好好等待着指示。白总扯掉女友披肩,抬了抬光着的脚,女友没有犹豫,便趴了过去,直接抬起赤脚踩在地上的右脚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大概10多分钟后,白总才挂了电话,扯了扯拴住女友的链子,女友抬起头靠向他,白总笑了笑说:「不错,蛮乖的,学会听话了。」说完,起身拉着女友走了出去,刚走到客厅沙发边上,白总尚未坐下,意外突然发生了!
 
  只听房门嗝哧的被人打了开,女友下意识一阵惊慌,随手拉起沙发上的小毛毯遮住身体,白总也是一惊,转头望向房门。
 
  只见房门被推了开,一个穿着考究的40多岁的女人站在门口,映入眼前的这一幕也让她一惊,呆呆在那看着。僵持了没一会,那女人随即放松下来,慢慢走了进来,并随手关上了门,冷笑着说到:「白成民,我就说你怎么连接我电话都懒接,原来躲着搞小狐狸啊!」白总没有接话,这时也镇定的坐了下来,双手放在沙发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只有女友一人还不知所措的跪在地上,一是一丝不挂,还带着那尴尬的项圈,二来也完全搞不清状况,面对突如其来的这个女人该怎么做。
 
  那女人自然的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冷冷仰视着女友开口到:「我来呢,就是告诉你,二哥他们过几天回来,爸妈叫我们回去吃饭,一起聚聚。你要是接我电话,我也省得跑这一趟,破坏你好事。」这时,女友明白对方不是在跟自己说话,而且也大体明白了对方身份。可仍是尴尬无措的跪坐在地上拉着小毯子看着对方。
 
  白总淡淡的答到:「好,我知道了。我会去的!」那女人又接着说到:「我们是约定过,相互不干涉,可毕竟名誉总在吧,你这样乱来,岂不坏了我名声,让人认为我被这么个骚货给撵出门。」话才说完,女友感觉脸上一热,心里翻涌,对方语言涵盖信息太多,又刺耳无比,可自己无法回应。没身份回应,也不敢回应!
 
  白总仍然平静的答到:「你不用多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过的事不会食言,我们只是交易。」那女的接着怪怪的哈哈一笑说:「原来是卖的啊,我就说,怎么这般形象。
 
  原来你好这口啊,怪不得,老娘可没发这样下贱!看起来长的不错嘛,小妖精一样,过来我看看。」女友没有动,不安的看向白总,可白总没有任何表情。就这时,突然自己脖子上的项圈被猛的一扯,原来那女人拿过放在沙发上的链子使劲拉向自己。女友被带的一跄,本来距离也就一个身躯,这下爬在了那女的身下,小毯子也滑落在地上。女友赶忙坐了起来,捡起毯子重新遮上,这一切都是下意识的本能,还没来得及思考。
 
  还没坐稳,脸上就被那女的啪的一巴掌!这是实实的一巴掌,打的女友头脑一懵。女友捂着脸刚没忍住要发作,白总突然呵斥到:「你干什么,谁让你打她!」同时也坐直了身子,准备要制止下一步行动的架势。女友见白总出面,也就静静看着对方。
 
  白总接着说:「黄怡珊,我们互不干涉,你那些事我不是也没管你,你也没权力来干涉我,更别想对我的人乱来。」这下,女友越发明白了这个叫黄怡珊的女人跟白总的夫妻关系,以及他们之间的婚姻状况。
 
  那个叫黄怡珊的女人没有生气,接着怪腔怪调的说到:「看你紧张的,不就是个妓女吗!我是帮你看看,你白总可不能玩些劣质货啊。再说,你们不是这样玩的吗?」白总没有答话。她继续说到:「怎么,水都不给杯了,客人都还倒杯茶呢。
 
  给我来杯威士忌!」
 
  白总僵持了几秒,不太好气的走向酒柜帮她倒酒。接着她又拉了拉拴着女友的链子说:「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卖法?」女友看着她没说话,她接着又道:「好吧,刚才是我鲁莽了。是他嫖的你,我没权利打你。不过,既然见面了,我们也可以聊聊啊,我未必不是潜在客户,再说你不喜欢我们这样和气的谈谈?」女友坚毅的盯着她看了几秒,开口说到:「是的,白总是买了我两个月。」黄怡珊:「喔,那这两个月,你都为他做什么?或者他能对你做什么?」女友:「除了工作时间以外,我私人时间都归他,一切听他的。」黄怡珊:「有意思,原来还是双重身份。好吧,你私人身份我不问,那平时他都对你做过什么?或者说你都提供些什么服务?」这时,白总倒完酒走了过来,把酒杯放着她面前桌上,女友看向白总,白总没有什么表示,这时女友也泼了出去,一是心里来气,二来也用无所谓惧来缓解自己的尴尬,自然的说到:「口活,性交,肛交,群交,当性奴,只要他想我就做!他让我干嘛我就干嘛,让我给谁玩,我就让谁玩。」黄怡珊抬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慢慢说到:「哟,还挺能玩的啊,这么重口味!
 
  怪不得能让白总这么神迷。我看你们这会是在干嘛,性奴?母狗?」说罢又拉了拉链子。
 
  女友仍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又接着说到:「那说说你们刚才在干嘛?我只见他像遛狗一样拖着你,之前在干嘛?别多想啊,我只是做一个客户角色来了解了解!」女友瞟了一眼白总,只见白总仍阴着脸看着她,便看着黄怡珊冷冷说到:
 
  「我在帮他舔脚!」
 
  黄怡珊呵呵一笑:「还真是小母狗啊,这么下贱。看你这俏丽的样子,确实不错,来帮我也舔舔,我看看是否满意!喔,对了,你现在是她的狗奴我得问问他,打狗还看主人呢!」说完转头看着白总。
 
  女友被她发指的羞辱着,却没有发作,仍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一刻,女友并非是奴性,反倒是一种自强,这种时候越遮掩越显得难堪,越躲避越发让对方获得羞辱快感。
 
  白总沉默了一会,抑制不住怒气的吼道:「你闹够了没有!你到底想怎样?」黄怡珊似乎带点满意的阴笑说:「你急什么?你不都说了,你们是在交易,她就是个妓女。难道我作为一个客户角度了解不能吗?要是你觉得影响了你享受,那好等她伺候完你,我单独找她聊。」说完作势拿上包要走。
 
  白总知道她这是威胁,弄不好生什么事,便说到:「不影响,你要问什么,了解什么现在就问!」黄怡珊也没跟他多说什么,又坐回沙发拉起拴住女友的链子,用傲慢的眼神看着女友说到:「我说了,让你舔我的脚,我看看你服务怎么样!还是你只服务男人?那可没有职业素养啊,不免怀疑是挂羊头卖狗肉,卖着肉想当狼。要不然男人给的是钱,我给的也是钱啊。」言罢,把脚搭了起来,右脚在上,穿着高跟鞋的脚尖自然的凑到女友面前。
 
  女友没有再去用眼神征求白总的意思,静静看了她一会,见她依然傲慢的注视着自己,理了理自己头发,在脑后重新盘好,也不管滑落的小毯子,赤身裸体的伸手去脱下她的的黑色漆皮高跟鞋,白皙的脚上并没有太多岁月痕迹,只是几处地方有经常穿高跟鞋留下的老茧,明显是经常保养着,配合着深紫色指甲还是一番妩媚,并且接近后还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女友没多忧郁,直接低下头,伸出舌头顺着她的脚趾尖开始舔弄,慢慢的把一根根脚趾含进嘴里吸允,再到脚底,一寸寸没有敷衍的舔着。这是女友第一次帮女人服务,按女友所说,其实跟男人也没什么不同,而且更没有气味,只是较为干燥些。
 
  黄怡珊也没想到女友会真帮她舔,而且应该也是第一次被女人服务,反倒感觉有些惊讶无措。镇定了一会,又用那平静中带点戏弄的语气说到:「还真不赖嘛,白总你可真会享受。这么销魂的小贱货也不借我玩玩!」白总也看出她的窘迫和下不了台,这是在作势让自己找台阶。本想戏弄一番,却没想真骑虎难下了!白总戏虐的一笑,轻松的说到:「好啊,你真喜欢的话,就借你。可事先说好了,我们这可是有协议的,你不能弄伤她,更不能强求她做约定以外的内容。」黄怡珊知道这是在反将自己,也不服软,淡淡说到:「嚯,还有协议呢,挺专业啊,拿来我看看。」白总也没跟她多费口舌,直接去书房拿来了那份协议递给她。
 
  她煞有其事的拿着翻看起来,见女友还在帮她舔着,完全没有搭理他们的谈话,便把被女友舔着的右脚缩了回来,踩在落下的毛毯上命令到:「擦干净!」女友没有回答,直接拿过毛毯就帮她擦起来。见女友这般,她又把左脚搭了起来说:「舔另外这只!」由于翘腿,左脚自然就朝向另外一边。估计这也她是为了增加难度,提高侮辱。女友依然没有言语,直接爬了过去,照样脱下另一只脚的高跟鞋,舔了起来。
 
  见女友仍旧照弄,她一时也无计可施,转头继续看起那份协议。看了一会,她开口到:「不错啊,这么会玩,我越发感兴趣了。而且这上面可没说不能转让和借用。所以说,你是可以借给我了!」白总也没想,她这么杠上,一时也没有好借口,就直接说到:「我为什么要借你!」黄怡珊仍就挑衅的说到:「不都说了只是交易吗?还是你对这小贱货有感情,舍不得了。再说,公司里老娘还有一半股份呢,你哪次董事会我没帮你?就算是礼尚往来,你借我玩玩又如何?」这话一出,让白总也难以接招。停了一会说到:「好,我没意见。可我要问问她愿不愿意!」黄怡珊接着说到:「协议上可没说需要征询她同意啊,协议期内,想让谁搞她,她就得让谁搞啊。呵呵呵,好吧,既然你怜香惜玉,那我就征询下!」其实,黄怡珊心里也未必是真想要女友,只是有火,想发泄羞辱,捉弄下。